和夏天一起等待夏天

和夏天一起等待夏天


文/木叶


       《等待夏天》。我听说它,是去年秋天的事。记得有人不解堂堂《收获》怎么会刊发这么一个小说。而今,它出版了。
       发布会上,电突然停了,我还以为故意做的效果呢,据说是真的。于是,作者王微黑咕隆咚地登场。黑黑地望去,小伙子挺结实。说着说着,灯又亮了。
       接着安排了个短剧来演绎小说,一句台词跳将出来,“有时有,有时没有”。男主人公与女主人公重逢时,女的问男的现在有女朋友吗,男的就是这么回应的。书的责任编辑雷娜帮我在这一句出没的页码前后折了一个角儿。
         回家,两个多小时看完,一般吧。尤其是文笔一般。不过我得承认,着实与以往的留学小说不太一样,且越是往后看,越是放不下。若你有意一读的话,最后四十页可要留点儿神。故事不复杂,就是讲几个年轻人的留洋生活,或者说是在美国的进化史。最终,似乎也没进化得怎么着。
       小说写于1997年到1999年,作者自己将之雪藏了多年,后来被女朋友发现,(这样的女孩子厉害呀),发给《收获》,个把月就刊发了。副主编程永新认为作者没有刻意去“做”小说,所以自然,新意在于记录或者说表现了一些人精神追求的过程……这些年轻人在国外也没什么出路,也遇到了问题。这几点都看得很准,有意思的是,他们发表这篇小说时并不知道,作者王微就是某著名视频网站的首席执行官。作者自供:《收获》女编辑走走面对他丰富的错别字,“改得都快恶心了”。作者也招认:此前自己从没听说过这本“据说是中国最牛的文学杂志”。
       我喜欢的是男女主人公寻求快乐、冒险甚至流浪的状态,因为青春就是一阵风,你怎么做都是挥霍,索性把自己当块石头抛出去,石头是会去寻找石头或别的什么的。可惜小说有些流水账,该深入的地方不够狠,我不认为这就是原生态实录——这世上压根儿就没有什么实录。
       好了,来吧夏天。毒太阳,大汗淋漓,热得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想做,什么都不在乎,也正是这种情况下什么都可能发生——这一年夏天没有,还有来年。“每年都有夏天,每年都有可以希望等待的东西。”多么魅惑的言辞,多么无奈的言辞。女朋友,有时有,有时没有;快乐,有时有,有时没有;激情,有时有,有时没有;希望,有时有,有时没有……



2007  7  4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随笔. Bookmark the permalink.

4 Responses to 和夏天一起等待夏天

  1. 访客 says:

    有时有有时没有的东西太多了。多的让人应接不暇。而文字的状态和言语只能是一部分的自己,这也很无奈。写文章的时候,是快乐么?不快乐么?当打了许久却发现自己好象没有保存就死机的时候,是多么慌乱自己第二遍在也写不出一样的东西,其实,这个时候,我们最能认识到写作的快感。恐怕真的如此。而当思索到来的时候,木叶说有时有有时没有的的东西,有种种,而这些东西,我们是多么需要,如果没有什么来感动我们,我们真的会想不到去想,所以我们才被感动我们的东西感动了。
    http://blog.sina.com.cn/vanca
                            Zhu Jingwen

  2. 访客 says:

    寂寞,无奈,又想追求,经常如此。
                         Zhu Jingwen

  3. 姚美美 says:

    这样的编辑与这样的写家倒是少见。:em21:

  4. 木叶 says:

    姚美美:这样的人有就好:)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不会被公开。 标记为 * 的区域必须填写

*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