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山入梦

有山入梦
文/木叶

柳绦一边翻杂志,一边问我有何法术可以移动一座山,我说那是愚公的事业,非我辈所为。柳绦一笑,读了一句林夕专访中的话:“你喜欢一个人,就像喜欢富士山。你可以看到它,但是不能搬走它。你有什么方法可以移动一座富士山,回答是,你自己走过去。爱情也如此,逛过就已经足够。”
这话有趣,但我并不全然同意,我只是喜欢那些关于山的比喻和想象。我偏执地认为,一个人出生的地方最好依山傍水,若无山,便应有水,山水均无,那不如是沙漠。“知(通智)者乐水,仁者乐山。知者动,仁者静。知者乐,仁者寿”,抛开儒家的严肃面孔,这“动静乐寿”之说端的漂亮,水者,变动不居;山者,与大地一同生长。有了高山才显出流水的曼妙和知音的难得。
今天不谈水,单说山。每座山都是个顽童,肚子里装着大大小小的石头,衣衫却务必华丽,需有奇花异卉、飞禽走兽、樵夫仙姑……我幼时每逢暑假便要去燕山脚下的姨家玩,所以有着不少开门见山的记忆,譬如大人们说狼就在山那边蹲着,不许乱跑。狼蹲着是个什么样子呢?我一直未得见,但是我记得山和山之间的那种似近还远,似远还近。
王小波讲过一个故事,有人问一位登山家为什么要去登山——谁都知道登山这件事既危险,又没什么实际的好处,他回答道:“因为那座山峰在那里。”这是在转嫁问题,但是聪明,而且幽默——并非所有的聪明都是幽默的。是的,山峰就在那里,然而不是每个人都会去登,亦绝非谁都可以登得潇洒。
巧的是,昨夜有一座山飞入我梦中,半山腰开了一扇窗,走近一看,山的肚子里什么都没有,正欲抽身离去,里面无数颗星星同时亮了!星星们齐刷刷一眨眼,我便醒了。这不是一个多么奇特的梦,但是我着实希望能有一扇窗子,得见大山内部的结构——即便登到了顶峰,还是要走下来;即便走到了山那边,还是不免失望,惟有内部的风景永恒——山内部还应有另一座山,有血有肉。
山始终沉默……我猜想它们以前都是欢蹦乱跳、飞来飞去、语出惊人的,后来不知受了什么诱惑便立定再也不动了。如今,一座山的使命似乎就是重复另一座山的姿态,但那种重复里有着神秘莫测之美。而永久地站立在另一座山旁,就是一座山义不容辞的毕生事业。
唉!
我静静地接受一切,我注定不能进入任何一座山的内部,也不能像一座山那样坐在另一座山的身旁,看着一次次月上柳梢,人约黄昏……

2006 6 7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随笔. Bookmark the permalink.

5 Responses to 有山入梦

  1. 访客409502 says:

    有山入梦,无水留魂,你这人是要成仙的:)
    guigui http://guiguizhe.yculblog.com/ :eek:

  2. 访客370968 says:

    昨夜一座山飞入你的梦中,巧的是,我儿时玩的小山岗也飞入了我的梦中。
    说不定N N N 年前的山呀真的会飞,杭州灵隐寺边上不就有个“飞来峰”么?可能它受了点什么刺激想归依佛门,从此不肯走了,引来大家飞来飞去地去看它。
    --阿妮 http://www.blog.sina.com.cn/u/1219117167

  3. 回guigui:还不知是成仙还是成鬼呢:(

  4. 回阿妮:你说得对。不过,我这文字的心境和大家所想的颇为不同

  5. 访客397390 says:

    有生活不如意时,偶尔会有种迷途的感觉。知道路没有尽头,却给自己指一条似有尽头的路,然又不知尽头的尽头又在哪,或走不到尽头,那后面的半截路又在哪。
    林夕的话挺有趣的,我象是遇见过这么一座山,亦知搬不动即走过去吧,结果走过去了,整个一座山就在眼前,看得见摸得着,又因那里没有一扇窗,有点窒息感,相对无言不如腾出点距离来眺望。
    如果有下辈子之说,我愿是山上的一颗树,山长哪,树便长哪。
    阿妮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不会被公开。 标记为 * 的区域必须填写

*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