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琳的《蚕》

《蚕》:透过光影,触摸黑暗

 

 

/心无际

 

 

如果说《哈利·波特》是J.K.罗琳以一个孩子的视角来审视亦幻亦真的世界,在善恶矛盾中伸张正义的话,那么,《蚕》可以看作是“哈利·波特”的再度回归,回归到现实世界。罗琳以罗伯特·加尔布雷思的笔名写下了这部侦探小说。

在《蚕》中有一本名为《家蚕》的书,这是一本牵动书中主人公命运的书,一本还没有出版却将其作者引向死亡的书。

整部小说读下来,一幅移动的画面浮现在眼前,私人侦探斯特莱克与女助手罗宾在小说那彩色光影中,触摸着黑暗。小说的恐怖更多来自于作者的炫彩,实际的恐怖只集中于《家蚕》作者奎因被杀的现场。案发后,一切都归于平静。凶手没有再进一步做什么。连跟踪斯特莱克的一段情节,跟踪者都是那么的业余。

    斯特莱克和罗宾不停在想:凶手为什么要把奎因的谋杀这样明显地跟这本书捆佳节又重阳绑在一起?

    而我更多想到的是:一、为什么加尔布雷思(罗琳)把故事的触发点放在了出版界?仅仅是因为自己熟悉它吗?二、美丽的罗宾与斯特莱克是否有超越同事的友谊?这虽说有点八卦,但似隐似现地冲淡了小说中血腥、诡异、恐怖的气氛,算是一个讨巧的叙事手段。三、《家蚕》与《蚕》是什么关系?(会不会是翻译上的不同处理?)中国读者会想到“破茧而出”抑或“蚕食”,无论怎样,小说中的一段题词都引人遐想:“你没有注意到蚕的讽刺意义吗?”

读到五分之四时,我有种感觉,这更像是利奥·奎因的一个提高自己知名度而在出版前预热的策划案,没想到它把自己送上了不归路。这个策划案真正的推手与凶手,另有其人。这一点体现在最后20余页。交待凶手和动机也很离奇,似乎节奏上略显快了些。从犯罪心理学的角度上分析,凶手具备了犯罪的心理特征,却不足以达到施暴或杀人的程度,即使杀人也不应如此残忍、血腥。

    一部电视剧中有一句台词:“人为了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可以理解的”。我想,加尔布雷思(罗琳)的高明之处也在这里吧。纵深处的隐喻,细节中的铺垫,让我们再一次领略人性的脆弱与卑微。现实生活中,因为了名利而生出的类似案件颇多,她勉力赋予这样的案件以一个高度浓缩的特写。

奎因书中所影射的出版界是有着红线的,在没有被触及之前只是以潜规则存在,一旦碰到了就化作高压线,把“蚕”这样的生命像捻蚂蚁一样迅速清除。谁之罪?这又让我们回到最原始的命题与诘问。个中隐含着作者幽暗的指向。正如《蚕》第十九章所引用的那句耐人寻味的诗:

我将向你打开

我心深处的黑罪之书。

……我的病在灵魂里。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不会被公开。 标记为 * 的区域必须填写

*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