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5月 2005

Posted in 快评 | Tagged , , , , | Leave a comment

I have a bar but inside of mountain

昨天,打完乒乓球,正点燃一支烟,施政拿出一大叠照片扔在我桌上,起初是他 的太太,画家;接着是他的孩子,漂亮。无意中发现照片中他的那辆吉普车背后有 两行字,一行大:钓鱼岛是中国领土,神圣不可侵犯! 另一行很小,且是英文:I have a bar but inside of mountain. 原来这厮五一去了新疆很远的一个山沟,开了个酒吧,就叫“上海时光”。他是开 自己的吉普去的,妻子则坐飞机后发早至,一家三口在酒吧汇合。 酒吧共三个股东,他是其一,才出资一万多块钱。 记得几年前豆官、赵旭东、周颋三兄弟在复旦南区开“海德格尔”时比这个贵多了 。据说还一直亏本,但诗会、话剧和沙龙倒是举行了不少。怀念那段傻乎乎的时光 ! 施政的英语挺烂的,这一行英文找了好几个人译,终究还是不伦不类,但他特满意 ,真的,一个人开车来回五天花在颠簸的路上,不易。我知道身边有钱这家伙都懒 得去赚,远方料想是有什么迷住了他。

Posted in 随笔 | Leave a comment

人变鱼 [转自"咪咪的书房"]

人变鱼- - 转自"咪咪的书房" 想起一个人变鱼的故事来。主人公是个千年以前因为无聊而十分苦闷的人,有些像现在的你。 千年以前? 这样的人其实一直都有。他们不仅千年以前就苦恼着,千年以后也会继续苦恼下去,一个个排成一长列。觉不觉得像一条河?而你不过处于河的中游而已。 哦。 接着说那个变鱼的人,姑且叫他A。A在某一朝,史书上称为盛世的某一朝,做官。盛世是什么你可明白? 嗯,经济繁荣,文化发达,娱乐丰富。 (打一个嘉许的响指)没错。盛世时官半夜凉初透员总是特别的多,这是因为有足够的粮食供他们吃。此人就生活于这样的年头,做着一个地方上的小官,位置大约是不容易丢的,升迁却也没什么指望。他每天骑马去上班,要当上更大的官才有马车,就仿佛你每天乘地铁而你的老板坐梅塞德斯。衙门里没多少事可处理,同事之间就靠制造半真半假的紧张关系来打发时间,如同现在的办公室政治。老婆是良家妇女,天天等他回去吃饭,婚外情什么的他也搞不来。你觉得此人可会无聊? 明白了,大致。 但A有一天忽然生了场莫名其妙的病。高烧,昏迷不醒,在床上一躺就是二十几天。他老婆守着床头就知道抹眼泪,一筹莫展。他的同事不知怎么想出一主意,要逮一条新鲜的活鱼来弄给他吃。不明白这是什么偏方。 也许这个人特别喜欢吃鱼也不一定。 嗯,有可能。于是同事们叫厨子,单位小食堂给这些大官小官做饭的师傅,去河里逮一条活鱼,个头要愈大愈好。厨子自己不会逮鱼,于是就去找他认识的一个渔夫买。渔夫开始糊弄他,给了他两条斤把重中不溜的鱼。厨子很聪明,知道他打了大鱼藏了起来,假装离开又杀了个回马枪,果然在船底的篓子里找到一条大鲤鱼。花开两朵,再说躺在床上的A。发烧的A觉得热得不行,就从床上跳将下来,拄了根拐杖往城外走去。他觉得偷偷一个人溜出来很舒服,老虎出笼,麻雀上天,鱼儿入水,那般感觉。 感觉像是在做梦。 不错。看来你和他确有共通之处,是不是? 不知道,也许。 A走到河边,看着清清的水流,忽然起了游泳的欲望。那欲望如此强烈,让他不由分说就脱人比黄花瘦光衣服,吱溜一声下了水。 莫非变成鱼了不成,就此? 正是。变鱼的过程颇为复杂,并不是说变就变的,但现在我们不去管它,总之A变成了一条大鲤鱼,整日在河里游来游去。水神对他说,你虽说变成了鱼,但还不是真的鱼,你不过是心底厌倦了人世的生活,想来此处逍遥自在一阵子。不过既然已是鱼身,也得遵照鱼的原则行事,特别不可吃人所布下的鱼饵。从此A随意游逛,直到有一日饿得不行,看见渔夫在垂钩钓鱼。A犹豫着要不要去吃那饵料,心想:我不管怎样是个当官的,因游戏而变成鱼,纵使吞了钓钩,渔夫也不敢杀我,一定会送我回县里去的。 于是他就吞下了鱼饵。渔夫收起钓鱼线,A就露出水面,在空中连连呼喊渔夫,但渔夫不理他,却用绳穿过他的腮,把A放在苇草编成的鱼篓之中,搁在有水的底船舱。不久他看见厨子来买鱼,渔夫开始哄骗他说没有大鱼,却被厨子识破,找到已变成大鲤鱼的A。A当即就对厨子说:我是你的领佳节又重阳导,变成鱼在江里游玩,为什么不对我行礼?厨子听也不听,提着他就走,还不停地骂那个渔夫。路过县衙门口的时候,A看见自己的两个下属在下棋,大概正是午休时间。他向他们大声喊叫,没有一个答应的,只是笑着说:好大鲤鱼,怕有五六斤重。进了办公室,A的几个同僚都围了上来,齐声大夸这条大鱼,让厨子赶紧做。A着急了,哭泣着大叫。但厨子毫不理会,走进厨房,把鱼放在案板上,按住头颈用刀斩开。 哎呀! 怎么了? 真的死了吗? 没有。A从床上跳起来,醒过来了。 那还好。听得我一身冷汗。后面怎么样了? A让老婆把自己的同僚叫来,把自己梦里变鱼之事详细讲了一通。同僚们说,难怪老见那条鱼嘴动,还以为它是喘不过气来呢。 完了? 完了。 鱼呢? 鱼被做成了鱼汤,正冒着热气呢。 A呢? A继续做他的官,直到白发千古。 那教训是什么? 你认为呢? 说不好。但感觉A的无聊生活也许有所改变。好像有点战战兢兢,又好像有点豁然开朗,真的说不好。 (鱼在黑暗里分崩离析。) 原文:(唐)李复言《续玄怪录·薛瑞脑消金兽伟》

Posted in 小说 | Leave a comment

一块红布

午夜时分自己出去转悠了一圈 在这个镇子上住一年了 但从未独自细细地绕着镇子溜达过 发现灯火下的这里要比白天 艳丽得多 只是风很凉 回到家门口时突然哼起这首歌 多漂亮啊 只惜 如今连天才崔健本人都再也写不出这般具有深度情感的垂天而降的文字了 《一块红布》 崔健 那天是你用一块红布 蒙住我双眼也蒙住了天 你问我看见了什么 我说我看见了幸福 这个感觉真让我舒服 它让我忘掉我没地儿住 你问我还要去何方 我说要上你的路 看不见你也看不见路 我的手也被你攥住 你问我在想什么 我说我要让你做主 我感觉你不是铁 却像铁一样强和烈 我感觉你身上有血 因为你的手是热呼呼 我感觉这不是荒野 却看不见这地已经干裂 我感觉我要喝点水 可你的嘴将我的嘴堵住 我不能走我也不能哭 因为我身体已经干枯 我要永远这样陪伴着你 因为我最知道你的痛苦 嘟……

Posted in 随笔 | Tagged | 2 Comments

打量“咪咪的书房”

打量“咪咪的书房” 那天一打开mimistudy的博客“咪咪的书房” 发现就是关于我的文字:“我所特别喜欢的木叶的诗” 有些开心,也有些不解 因为在我的印象中,mimistudy是一个很抒情的人 但他提到的我的诗歌,如《女房东》《向一碗小馄饨弯曲》《独家新闻》《二泉映 月》《白色》等 几乎都是叙事诗,本来小组诗《白色的乌鸦》是分上下篇的 但mimistudy亦仅喜欢上篇 有时觉得那些抒情的小诗很真的,而叙事的作品较痛 身为作者,当然都喜欢 不过,别人的看法就都太不同,日久也慢慢习惯了 暗忖mimistudy之所以喜欢那几首叙事的作品 可能跟他最近在写小说不无关系 是的,要写一部很牛的小说 接下去我还要说的是 mimistudy写了很多很多作品 为什么只贴了这几个出来? 借用“树”的说法就很简单了:博是玩啊,不能太当真 但我还是期待mimistudy的作品多贴些出来 “这书房真省装修费”,这是mimistudy对书房的自评 书房的布置看上去也的确很简单 但我对挚友总是苛刻的 于是期待更多的惊喜 目前我最喜欢的是里面的“床”那部分 因为做梦是一件迷人的事情

Posted in 信函 | 4 Comments

安南先生致辞世界新闻自由日(5月3日:一个被大多数中国记者遗忘的节日) [转]

安南先生致辞世界新闻自由日(5月3日:一个被大多数中国记者遗忘的节日) 作者: 古风同志 发表日期: 2005-05-04 23:38:57 5月3日是世界新闻自由日,在这一天,全世界的人们都被告知:言帘卷西风论自由权被侵犯的现象仍然存在;他们被提醒:有许多新闻工作者,因为提供每日新闻而被捕入狱,甚至英勇牺牲。世界新闻自由日让世界再次重温《世界人薄雾浓云愁永昼权宣玉枕纱厨言》第19条所阐述的保护言帘卷西风论自由和新闻自由基本权利的重要意义。没有这些权利,就无法实现民瑞脑消金兽主和发展。独立、自由和多元化的媒体能够确保透明度和落实问责制,促进社会参与和法制并有助于消除贫困,因此对民瑞脑消金兽主社会的良政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联合国秘书长科菲.安南先生 世界新闻自由日的致辞   新闻工作者在历史的第一线工作,揭开各种复杂事件的真莫道不消魂相,并讲述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文字和图像是他们的工具,言帘卷西风论自由是他们的信条,而且他们的努力使得所有个人和社会更加有力量。   然而,为了从事这项不可或缺的工作,许多新闻工作者遭受迫东篱把酒黄昏后害、攻击、监禁和屠有暗香盈袖杀。据保护新闻工作者委员会统计,2004年共有56位新闻工作者因公遇难,另有19位仍然失踪,恐怕已经死亡,还有124位被监禁。   因此,在世界新闻自由日,我们称赞那些因职业的危险作出牺牲者,并向冒着危险和残暴行使寻求和说出真莫道不消魂相权利的勇敢和敬业的新闻工作者致敬。我们特别提醒各国政府注意《世界人薄雾浓云愁永昼权宣玉枕纱厨言》第19条所载“通过任何媒介寻求、接受和传递消息和思想”的权利。审查制度、限制消息、恫吓和干涉是剥夺民瑞脑消金兽主,阻碍发展,威胁所有人的安全。   世界新闻自由日也应当使人们反思媒体的总体作用。配合今年的纪念活动,联合国新闻部正举行其“抛弃不容忍”系列的第三次研讨会(前两次研讨会涉及反犹太主义和憎恨伊斯兰教的问题),这次研讨会将集中讨论“仇恨媒体”的问题。在卢旺达、科特迪瓦和其他地方,人们看到狂热的团体在电台和电视上大肆宣扬 ** 性的言帘卷西风论。这次研讨会将讨论媒体如何能够防止 ** 种族主义和仇外心理,并应促进容忍和谅解的问题。   最近我的题为“大自由”的报告提出了改革和重振多边系统及联合国本身的一系列广泛建议,并呼吁世界领袖在他们将于九月份在纽约举行的首脑会议上作出大胆的决定。新闻自由将继续在为人人扩大自由方面发挥关键作用。值此世界新闻自由日,让我们重申对这项基本人薄雾浓云愁永昼权的承诺,并努力实现和集体履行这项承诺。

Posted in 快评 | Leave a comment

《我》

《我》 今夜,我只能将自己唤醒 将零乱的被褥留给爹和娘 添上一把草,轻抚马儿柔软的肌肉 顺手拴紧白杨下的老黄狗 村头鸡鸣将成为我不敢回眸的美景   就这样,亲自打碎清白的露珠 我追求远方并消逝在远方 别说什么“大地之子,大地的情人” 我只是以天为冕的不肖子孙 最短的一瞬埋着千古不变的财富 1995

Posted in 诗歌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Posted in 诗歌 | Tagged , , , | Leave a comment

一阵风

《一阵风》 一阵风吹来我就长高了 玉米长得比我还要快 它们最终倒在镰刀下或在草窠里霉烂 偶尔会构成一团野火 在柳叶落下之后,在田鼠到来之前 又一阵风,我便暗暗 爱上一个小女孩,她病倒在 夏日的午后两点,家人偷偷在河边 给她修了个坟 杂草,夜色,青砖 通向城里的独木桥就是在那阵子搭建 发黄的河水运来塑料袋,运走死猪 风打着旋,鱼有时跳上岸 早晨,张三从南走到北 傍晚,李四从北走到南 2005春 上海

Posted in 诗歌 | Tagged | 2 Comments

妈妈,梦……

妈妈,梦…… 妈妈,梦见我狂醉的妈妈 故乡的野兔喜得贵子了 她全家跑过幸福的温榆河 妈妈,充满奇迹的妈妈 请熄灭远方这朴素的歌 也请熄灭你朴素的叹息 富饶与贫瘠正睡满大地 勤俭的风拾起片片落叶 白茫茫的秋天万里沉寂 乌鸦第一次双双高歌 你看在眼里,暖在心窝 老鼠偷粮食献给母牛 你抬起头说“一切都没罪过” 妈妈,你总是悄悄地回忆 当初的孩儿该多么淘气 两把大火烧伤你温暖的心 甚至用脏拳头搪你的手臂 午夜的狗叫是我的脚步 玩耍着躲藏着很少干活 乡亲们叫我捣蛋的“孔老二” 多少个昼夜在打骂中蹉跎 你和父亲生了无边的气 我和哥哥就是不知努力 游走乡间的岁月,一去不返 游走乡间的岁月,浪漫不羁 妈妈,你从不曾绝望过 从日出忙到金黄的日落 将田野搬上诚实的饭桌 让温榆河流成向上的歌 终于,儿坐在屋顶迎风哭泣 妈妈,你可记得此后的日子 挎着破书包,我一路跑去 用奇迹点亮你孤独的眸子 衰老的妈妈,美丽的妈妈 成长的痛苦从未离开过我 夜里走失的马是否还活着 阳光下的花是否全部飘落 这已是世纪末的第十二月 夏天将雷霆珍藏在黑夜里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诗歌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