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6月 2005

读鲁迅的书,走胡东篱把酒黄昏后适的路

这两天心情中掺杂了一些污水与愤恨。 真名网上杨支柱君《读鲁迅的书,走胡东篱把酒黄昏后适的路》一文多少契合了自己当下的心境,或许真的如一些网友所言,此文也不过讲了些“常识”,但在今日之中国着实匮缺。 于是准备转载在自己的博客上,谁料又称有敏感词汇无法发表。这个博客真他妈的垃圾,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有兴趣的朋友可到以下网址阅读:http://www.zmw.cn/bbs/dispbbs.asp?boardid=7&replyid=47341&id=47341&page=1&skin=0&Star=1 劫波渡尽,有为者有待: 写自己的书,走自己的路。

Posted in 随笔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无言

大喜,不能言 大悲,不能言 大喜大悲,亦不能言 不言,亦无眠

Posted in 信函 | 3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