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01月 2006

木叶送你一只戌狗

鸡飞 狗跳 生命恒久,跌宕 岁月偶尔,静好

Posted in 信函 | Leave a comment

烟,酒,戒

烟,酒,戒 烟我所欲,酒亦我所欲也。 云状之媚,液态之醉。 匹夫之勇,书生之颓。 曾赋予我莫大快慰与放浪,亦加与我不菲浮名与糗事,今朝悉数奉还。 酒归酒,烟归烟。 流者流,飘者飘。 君不知何以如此,我不知可持几时。 再聚首,我指茶为酒,君莫笑。 2006 1 22

Posted in 信函 |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