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12月 2006

洗脸,刷牙,吃饭,如厕,听说萨达姆死了

萨达姆被送上绞刑台处决 (新加坡)联合早报  (2006-12-30)   (巴格达讯)综合媒体消息,新加坡时间今早11时,萨达姆被被送上绞刑台处 决。   69岁的萨达姆,铁腕统治了伊拉克30多年。2003年4月被以美军为首的联盟撵 下台,同年12月被美军拘捕。   萨达姆被控在1982年镇瑞脑消金兽压什叶派村落杜贾尔时下令屠有暗香盈袖杀148人,犯下反东篱把酒黄昏后人类罪 ,罪名成立,在11月5日被判绞刑。   萨达姆是在辩护律师、人薄雾浓云愁永昼权组半夜凉初透织等的反对声中被问吊的。据英国媒体报道,萨 达姆在生命的最后4小时内,会换上橙色囚衣,在场的四名法官向他宣读对他执行 死刑的有关法律文书。之后,萨达姆前往浴室,进行最后一次沐浴。梳洗完毕后, 萨达姆会被带到一个特别囚室。在特别囚室,他可以喝水、写遗书、祈祷等活动, 而后享受最后一顿丰盛的晚餐。   最后,萨达姆将被带往行刑地点。在那里,萨达姆会被戴上一个黑色头套,而 后被送到高4.5米的绞刑架,执行绞刑。医生在确定萨达姆死亡之后,才会从他脖 子上取下绳子,并将尸体首先送往医院。   今天约有10人获准前往行刑地点观看行刑。这些人包括伊拉克的一名神职人员 、伊拉克高半夜凉初透官以及萨达姆暴有暗香盈袖政受害者的亲属。   萨达姆的遗体将在24小时之内安葬,但具体地点还没有确定。据接近萨达姆家 族的一名消息人士透露,萨达姆流莫道不消魂亡约旦的女儿希望能把父亲的遗体暂时葬在也门 ,待伊拉克社会较开放后,寻求送回伊拉克安葬。   萨达姆被处死后,伊拉克街头暂时还比较平静,目前尚未实施宵禁措施。   伊拉克法庭于2005年10月19日开始对杜贾尔村案进行庭审,共收录证词130份 。今年11月5日,伊拉克高等法庭宣布,萨达姆在杜贾尔村案中犯有反东篱把酒黄昏后人类罪被判 处绞刑。随后萨达姆提出上诉。伊拉克上诉法庭法官阿里夫·沙欣12月26日宣布, 上诉法庭支持对萨达姆的死刑判决,对萨达姆的死刑将在30天内执行。上诉法庭的 判决意味着“杜贾尔村”案审理尘埃落定,萨达姆和他的辩护律师团已没有回旋余 地。   一名伊拉克官半夜凉初透员称,伊拉克总理马利基在12月29日就已经下达了处决令,并且 已经获得伊拉克总统和司佳节又重阳法部长的认可。   萨达姆的律师12月29日在华盛顿提出请求,希望法官能够下令暂停对萨达姆行 刑。他们提出这一请求的理由是,萨达姆在华盛顿仍有一宗民事诉讼案未了,因此 如果现在被处决,他作为民事诉讼案被告的权利就会受到侵犯。   美国华盛顿地区法院法官科琳·科拉尔-科特利29日做出裁决,驳回了萨达姆 的律师提出的阻止对萨达姆行刑的要求。“原告萨达姆提出的马上暂停行刑的要求 被驳回。” 科拉尔-科特利法官在听证会后宣布。

Posted in 信函 | Leave a comment

韩少功:一名作家的乡村分身术

韩少功:一名作家的乡村分身术 文/木叶 如今,有哪一知名作家是真正久居乡村的? 七年来,韩少功,这位海南省文联主人比黄花瘦席在湖南汨罗江畔“八溪峒”做了半个农民。乡亲对他说:“唱歌也是养禾。尤其是唱情歌,跟下粪一样。你不唱,田里的谷米就不甜。”他亦曾思忖:“在这里住过一段时间以后,我在镜中是否也会笑出南瓜或者石碾的味道……” 如果你领略过其《暗示》、《爸爸爸》或《马桥词典》,会更亲切于或更好奇于这部《山南水北》的虚虚实实仁仁智智:一只小狗自文字里扑将出来,一株辣椒于书页间飞红了脸…… “你们只吃一样菜,我轮换着吃两样菜” ○木叶:你在《山南水北》里说“每天早上我都是醒在鸟声中”,很想知道你是怎么晴耕雨读安排作息的? ■韩少功:天亮起床,鸡叫鸟也叫,你不起来也得起来。太阳出来之前凉爽,好干活。白天干什么,要看天气和地上的情况,如果遇到久晴或久雨,地上的活就比较多。晚上一般不工作,看看电视或者上上网。这里的报纸要晚一两个星期,新闻都成旧闻了。 ○你为什么选择在这里安居? ■我能说这里的方言,就是当时择地的考虑之一。汩罗构成了一个语言学上的方言岛,其成因可能要追溯到战国时期的罗国,一个被楚国所灭的部落。我不懂海南的闽南语,在那里下乡就比较困难,下去也只能当个旅游者,走马看花。 ○以前做过知青,如今一住又是七年,种哪一种作物最拿手? ■收获最多的是辣椒、冬瓜、南瓜、豆角,种这几样从来没有失手过。现在果树也很不错。 ○据说你建房子时仅仅是砖就白白耗费了几万元,简单介绍一下这个房子吧。 ■建房是在1997年,当时城里人在农村买宅基地还合法。入住是2000年。这幢房子两层楼,共三百多平方米,花去二十来万元。因为是委托别人打理,自己不在场,所以要花费多一些。农民不花这么多钱,但盖的房子比我的更宽大,也更豪华,少不了磁砖、琉璃瓦、铝合金什么的。 ○你开汽车,能问一下是什么牌子吗?农民有私家车吗? ■我的私车是捷达牌,还不错。农民很少有私家轿车,农用货车倒有一些,约七成的年轻人都骑摩托。 ○你说半年住在那里,半年住在海南,作物还好说,那些小动物们呢? ■十月到次年四月之间我通常在海南。这一段我会委托邻居照看一下我的鸡啊猫啊什么的。 ○知道了你叫韩少功之后,有没有遇到什么异样的眼光? ■大部分人并不了解作家具体是干什么的。他们最初对我下来不无疑惑,不知这人来干嘛,是不是神经病?是不是犯什么错误了?但时间长了,就不把你当外人了。少数青年教师和乡镇干部也读过我的书。 ○有没有把你作为一个“资源”开发一下…… ■有人曾经以为我在外面关系很多,请我帮助他们招商引资。我很坦白地告诉他们,我没这个能耐,哈哈。 ○《山南水北》写的就是这个地方,出版后给他们看了吗? ■这次离开时还没拿到书,但我后来寄了十本给那个邻居,说谁愿意看都到他那里去拿。 ○你是他们的风景,他们也是你的风景。住久了有无乏味呢? ■如果没有新发现了,当然也会乏味。我现在还是很享受这种城乡两栖的生活,就像我对朋友们说的:“你们只吃一样菜,我轮换着吃两样菜。”这不是很赚吗? ○说到底你还只是这个村庄里的一个过客? ■ 当然,我只是阶段性的下乡,还拿着工资,不是一个真正的农民,但这与三两天的“农家乐”可能还是不同…… 我倒是一直鼓励乡下的年轻人进城,到城市里扩展视野,就像我到乡下来扩展视野一样。经济学里有“边际效应”:人最缺乏的才是最有价值的。 “梭罗是想逃避人类,而我是为了更多地了解人” ○七年了,不可能全是美好的,但是从书中很难看出来,缺乏审视,你是否在美化乡村? ■这本书并没有掩盖农村的问题,比如贫困,保守,狭隘,自私,乃至残酷……但这些问题城市里同样有。如果有人写一本有关城市的书,没写成血血血惨惨惨那种,人们并不会说他在美化城市。这里的双重标准有点奇怪。 ○农村的问题最后都被你文学化了。 ■什么叫文学化?比如,乡下有传统的山神观念,其实具有保护生态环境的功能,但古人不会说数理化,只能用神话的话语方式来表达他们对自然的敬畏。揭示这种神话外壳的合理内核,并不是什么文学化,不是美化巫术迷信,而是减少一点现代文明人的无知。文学需要诚实的态度。对底层民众的歧视,还有建立在这种歧视上的妖魔化,以支撑自己某种盲目的优越感,恰恰是不诚实的。 ○在那里偶尔也会寂寞吧? ■会,也会无所事事的时候。但这与住在城里还是乡下没有关系。比如人在热热闹闹的酒吧里也可能有孤独感。人们有形态不同的寂寞。 ○你认为城市真正构成了人的隐居——相见不相识,而在乡村一点小事反而会为大家所共知。那你为什么非要隐到乡野之中? ■我没有隐居。你看,我每天都上网,用电话,和国内外亲友们取得联系,哪有什么隐?今年,我住的那个村连宽带都有了。 ○到底为什么去那个地方,不会是对文坛有看法吧?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访谈 |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