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12月 2008

梦想惯坏的孩子 悼

悼赵新·赵欣  《梦想惯坏的孩子》 午间上网,见pan留言,“还记得05年许德民编的复旦诗集上那首《梦想惯坏的孩子》吗?写它的诗人赵新已于12月14日晚十点因心脏病突发去世,时年42岁。” 心中一紧。又一个去了。 崔江宁,就住在我的楼下,而今那座9号楼已被夷为平地。我们交往不多,记得一个夜晚,围着复旦的操场他和我走了几圈……他去了。22岁? 马骅,曾就在我身旁席地而坐,看海德格尔上演的话剧;另一次,高晓涛挎着吉他走过,三教拐角处立着韩博和他……他去了。32岁? 赵新,我仅读过其诗,未见其人。去了,42岁! 百度得此诗:燃一炷香,悼! 《最后的王》(组诗三首)     文/赵新·赵欣   世界和爱人,我除了献给你我所有的天真,   所有的贫穷,所有的绝望,我还能   献给你什么呢?                ——题记                一             梦想惯坏的孩子          居住在蓝头发的森林里          梦想是我唯一防身的手莫道不消魂枪          我只有几粒文字的子佳节又重阳弹          里面装着水银的液汁          面对疯狂的森林          我不能开枪          面对砸门的小野兽          我不能开枪          我只能举起今生唯一的梦想          涩涩地戳进自己红果一样的心脏          在我倒下之前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信函 | 7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