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诗歌

旧诗一首《蔺沟——春节家书》

《蔺沟——春节家书》 木叶 放下疲惫的二十世纪,放下自己 你接受田园的包围,任太阳独往 黑狗沿墙徘徊,白杨暗暗长高 借助北风你撕开衣襟 ,仰望每一天  // 水的妻子在远方等你,她舍不得海 这你知道。你比沉默还要静 抚摸镰刀 、锯子,让牛犊休息 一两草药的对面 ,你方圆百里   // 金黄的燕子为我筑巢,深入你的 膏肓。末代的守夜人不奢望永恒 他只想敲一敲月亮 。在梆子的重心 他过早地睡去……手滑向你的乳房   // 你就是我女儿的婚纱——蔺沟 蔺沟呀蔺沟,最后长出男人的土地 你很洁白你很洁白 雪在舞蹈,过年正好  // (1996  复旦)  

Posted in 诗歌 | Leave a comment

月掠伊人伊行止

风催梦寐梦参差

Posted in 诗歌 | 4 Comments

连着五日阴雨,便会有狐狸 在闹市盛装娶亲 而今第七夜了 2009  7  30

Posted in 诗歌 | 2 Comments

蔺沟

《蔺沟——春节家书》 放下疲惫的二十世纪,放下自己 你接受田园的包围,任太阳独往 黑狗沿墙徘徊,白杨暗暗长高 借助北风你撕开衣襟 ,仰望每一天 水的妻子在远方等你,她舍不得海 这你知道。你比沉默还要静 抚摸镰刀 、锯子,让牛犊休息 一两草药的对面 ,你方圆百里 金黄的燕子为我筑巢,深入你的 膏肓。末代的守夜人不奢望永恒 他只想敲一敲月亮 。在梆子的重心 他过早地睡去……手滑向你的乳房 你就是我女儿的婚纱——蔺沟 蔺沟呀蔺沟,最后长出男人的土地 你很洁白你很洁白 雪在舞蹈,过年正好 1996

Posted in 诗歌 | 7 Comments

春风斩

春风斩 一根烟的工夫,便已来到命运的中点 城市是一条蛇,游入林莽 徒剩有一张皮。夕阳无限 惊动一只母羊,将小羊羔生在半路上 咩的一声夜幕四合,你出现在河对岸 “爱情,或刻舟求剑,或用一生去遗忘” 有两个你,一个是泪水,一个是笑魇 一个在床上,一个在另一张床上 隔着语言交谈。梨花带雨有无间 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的疯狂 得到了频繁的应验 此刻有人扮演新郎,就有人扮演新娘 发明一场爱情,发明一块石头 用石头摩擦爱情,黄鹂两个,白鹭一行 “曾记否?风吹动着风,在河之洲” 一次次人面桃花,一次次别来无恙 当我老了,我会忆起我们的喜酒 那一夜谁一醉方休,谁一声不响 我祝愿他们偶尔梦到对方的温柔 我只愿凭窗冥想,直至天光大亮 风再起。一棵树长在耳朵里,绿肥红瘦 “若不能随我去流浪,就请成为我的远方” 委身于失败,委身于错误,就像一块石头 只有委身于蛮荒的山岗才会生长 轻轻的。用爱情切一只梨。独上高楼 你的疯狂终将变得柔软:日子就是这样 游戏结束,请睁眼,我的朋友 “此刻谁笑,我平庸的目光便落在谁身上” 2006 4 宝山高境

Posted in 诗歌 | 8 Comments

.

2006

Posted in 诗歌 | 7 Comments

白色的乌鸦之 马骅

(白色的乌鸦之 马骅) 刀锋侧身于江水 痛感是一支曲子 哼着,哼着,静寂 2005 4 8

Posted in 诗歌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我》

《我》 今夜,我只能将自己唤醒 将零乱的被褥留给爹和娘 添上一把草,轻抚马儿柔软的肌肉 顺手拴紧白杨下的老黄狗 村头鸡鸣将成为我不敢回眸的美景   就这样,亲自打碎清白的露珠 我追求远方并消逝在远方 别说什么“大地之子,大地的情人” 我只是以天为冕的不肖子孙 最短的一瞬埋着千古不变的财富 1995

Posted in 诗歌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Posted in 诗歌 | Tagged , , , | Leave a comment

一阵风

《一阵风》 一阵风吹来我就长高了 玉米长得比我还要快 它们最终倒在镰刀下或在草窠里霉烂 偶尔会构成一团野火 在柳叶落下之后,在田鼠到来之前 又一阵风,我便暗暗 爱上一个小女孩,她病倒在 夏日的午后两点,家人偷偷在河边 给她修了个坟 杂草,夜色,青砖 通向城里的独木桥就是在那阵子搭建 发黄的河水运来塑料袋,运走死猪 风打着旋,鱼有时跳上岸 早晨,张三从南走到北 傍晚,李四从北走到南 2005春 上海

Posted in 诗歌 | Tagged | 2 Comments